第37章(第1/1页)

病来如山倒,才说生病,温瑶当晚就感染上了风寒。好歹是郡主,即便不受宠,也不能有个三长两短,所以大夫很快就来了,把脉之后只说是她的身子底子差,容易受寒,多注意保暖。素素以为自家主子是真的为了让侯爷过来看她一眼所以才故意病的,为了让自家主子养好病,咬了咬唇,果断的去求了齐慎。温瑶昏睡了三日才醒过来。醒过来的时候,却没有看到素素,喊了数遍,进来的却是其他的婢女,喝了水之后,才问:“素素呢?”婢女冷声道:“那贱婢冲撞了林姨娘,打了十板子,管事嬷嬷卖给牙婆了。”温瑶震惊的看向那个婢女:“你说什么,你再说一遍?!”婢女因为温瑶一点都不受宠,昏迷了三天也没有见侯爷问候过一句话,所以丝毫没有尊重之意,冷笑了一声:“那是她活该,谁让她冲撞了林姨娘,让林姨娘动了胎气,罚她十板子再发卖她,是轻……你要去哪里。”性子向来柔弱的温瑶,却扶着榻起来,朝着那婢女喝道:“滚开!”声音虽弱,可却不能让人忽视,到底是个下人,也怕死,立马站到了一边,但看到温瑶要出去,又跑到了门口,以臂拦住了去路:“林姨娘说了,你哪都不能去。”闻言,温瑶看向婢女,可笑道:“林姨娘,仅仅作为一个姨娘竟然可以压制正房,一个贱籍竟然可以软禁皇族,她难不成想要叛变?”温瑶从不以势压人,可是他们竟然一而再的妄想动她在意的人。婢女听到温瑶这么一说,露出了惊惶的神色,怯弱的把阻拦的手放了下来。“侯爷在哪里!?”婢女被温瑶那句叛变给吓到了,脸色苍白的说:“好像……在书房。”温瑶闻言,毫不迟疑的托着虚弱的身子往外走去。她不能拖延了,再晚一点,她就很有可能救不了素素了。她在王府的时候,听说过犯了错的人会有什么下场,被发卖的下场,运气的话继续还是为婢女,可是若是长得比较好的,很有可能会被买到窑子去。素素和她说过,窑子那地方的女人就是男人的玩物,去那种地方,还不如死了算了。齐慎看着兵书,正看得认真之时,侍卫忽然敲了书房的门。“何事?”“侯爷,夫人她……在外边跪着。”齐慎一愣,但随后明白她是因为什么事情,视线继续放在兵书上,说:“她还说了什么?”“夫人说,侯爷若是不把素素还给她,她就一直跪着。”齐慎冷哼了一声,“既然她想跪,她就跪。”他也不信以她柔弱的身子能扛得住。半个时辰之后,那侍卫又来敲门:“侯爷,那夫人的脸色似乎更白了,似乎扛不住了。”齐慎翻兵书的手顿了顿,不曾想曾经在自己面前露出一副软弱的女人,竟然能这么的倔,和先前软弱怕事的形象完全不符合,她竟然可以为了一个下人做到下跪,做到这么倔的地步,确实让他有些刮目相看,但那又如何,还不是宁王安插在他身边的眼线。想到此,随即冷声道:“晕了就抬回去。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