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31章 噩梦(第1/1页)

夫妻两人成婚数月却尚未圆房的消息,不知怎就传到了皇上的耳朵了,当下就派人把齐慎召到了宫中,在御书房整整训斥了他大半个时辰,说齐慎不把他放在眼里,是不是对赐婚不满意,和他对着干,所以成婚四个月都还没有圆房,随后勒令今晚就把房给圆了,不圆那就是抗旨之罪。齐慎脸色极为阴鸷的回了侯府,直到傍晚,才让下人端来了烈酒,灌了一壶又一壶,直到五分醉才带着怒气往温瑶的院子走去。圆房?齐慎冷然一笑,好,他圆!大抵是齐慎的怒气太过强烈,把下人们都吓得胆战心惊,没人敢上前拦人,下人也都躲着他,所以这院子中更是没有人敢去给温瑶通报。齐慎一路畅通无阻的到进了温瑶的卧房。温瑶正缝着快要完工的斗篷,忽然有人用蛮力的踢开了她的房门,吓得她手中的针戳入了她的手指中。见到是齐慎,先是一喜,但见到他的怒容,心中生怕,脸上露出了惧意:“夫君……”在房中伺候的素素察觉到了齐慎的怒气,也闻到了一股酒气,忙上前,说:“侯爷,你喝酒了,奴婢给你倒杯醒酒茶。”“出去!”一声沉着气,却让人生畏的声音从他口中吐出。素素一颤,吓得后退了几步。温瑶怕怒火殃及素素,让素素先退了下去,素素怕齐慎伤害自家主子,踌躇着没有推出去,齐慎不耐的拧起了眉,手握成了拳头,似乎已经到了忍耐的边缘。温瑶不敢迟疑,上前把素素推出了门外,关门上了锁,怕素素闯进来惹怒齐慎。温瑶深呼吸一口气,以减少自己的害怕之意,转身,“夫君找妾身……”声音在看到齐慎粗鲁的扯去身上的衣服,戛然而止,脸色变通红,“夫君你这是做什么?”齐慎冷笑了一声,嗓音冷冽,“上塌,圆房!”他的语气冷冰冰的,夫妻间的房事从他口中说出来,更像是要把人压上断头台一样,温瑶的胆子向来小,见他这脸色,害怕得往角落躲。齐慎岂容得她躲藏,长腿一迈,直接把人拉了过来,往肩上一抗,直接往大榻迈去。“放、放我下来……”温瑶的声音弱弱的,还带着颤抖,即使害怕,却也不敢大声。齐慎的视线看到了放在榻上的斗篷,顿了一下,但直接把斗篷拂到了地上,随即把人甩到了榻上。即使榻上铺着厚实的棉被,但被粗鲁甩到榻上的细皮嫩肉的温瑶还是痛呼了一声。还未反应过来,属于齐慎那霸道的气息便铺天盖地的席卷而来,他直接压住了娇弱的她。“夫君你、你喝醉了……”温瑶几乎快要哭出来了,胡乱的推搡着,但触摸到的却是齐慎那滚烫的胸膛。嬷嬷有和她说过夫妻中间是怎么圆房的,但却没说会这般吓人,夫君的表情俨然要吃了她一般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