万书阁小说网 > 上辈子,我们是夫妻? > 第95章 婚后小别忙

第95章 婚后小别忙(第1/2页)

栾离也不推拒,接过衣服换上。巧儿的外衫确实不合适,好在是宽袖长衫,只是暂时穿一下而已。巧儿也同时换了一件干净的外套,可还是有些冷,巧儿取出事先准备的薄被,一端盖在自己身上,另一端抛给栾离。

栾离稍微犹豫了一下,还是往她的一边挪了挪,靠近她盖上被子。

马车里静极了,巧儿觉得需要说些什么。“那天……对不起,我说话不好听。”巧儿为那天怀疑他的身份表示道歉,虽然到现在她也无法接受这件事。如果换个人,可能也不会这么难以接受吧,只因为他是栾离。

“没什么。”栾离抱着膝盖,歪头看向一边车窗。车窗关得很严实,看不到外面。

“你怎么会在这里?”栾离是骑着马来的,现在马儿自己跟在车后‘得得’的走着。

“我去京城办点儿事。”脸贴在被面上,他的声音有些闷。

巧儿问一句,他就答一句,然后就是沉默。巧儿实在是找不到话题了,也选择沉默。拥着被角,缩在车厢角落里,闭目养神。

“娘亲死的时候,我很小……我根本不知道有爹有娘的日子该怎么过。”栾离突然自己开口谈及往事,巧儿惊讶的睁开眼睛,等待他的下文。

可等了半天,他不说了。

“你不要怪他,他肯定有他的苦衷。”巧儿试图为莫如风开脱,她已经嫁给他,就要时时处处站在他的立场上,无论何时,照顾丈夫的面子很重要。

栾离把头转向巧儿一边,抱着膝盖,看了她很久。巧儿被他看的有些迷茫,下意识的摸自己的脸,难道泥水溅到脸上了?

“你变了。”栾离收回目光,把脸埋起来。

“人都会变的,你敢说……你没有变?”巧儿试探性的一问,想看他的表情变化,却看不到。

一直到下一个城镇,栾离都没有再说话。巧儿在车上迷迷糊糊的睡了一觉,中间还做了一个梦,梦见跟莫如风在雪地上疯跑。跑累了,就坐下来休息。她很冷,莫如风就紧紧地抱着她一起看雪景。

“我要了些热水,洗个热水澡去去寒气。”栾离敲开巧儿的房门,店小二送来热水给她暖身。

巧儿又想起多年前在他房里洗澡的事情,那股青涩的味道,回味在齿间,刺激着她的大脑,以为早就遗忘的东西,却原来还留在原地,根深蒂固。

巧儿收拾停当,觉得周身舒坦。店小二敲门送来晚饭,清淡的菜色,热乎乎的汤水。巧儿坐在桌前,嘴里嚼着食物,心里百感交集。

早早的上床休息,第二天雨就不下了。继续启程上路,巧儿摸着已经浆洗好的衣服,车窗掀开一丝缝隙,望着骑马走在一侧的那人,愧疚,不忍,惭愧,她果然配不上他。

一路上都是栾离在照顾她,很周到,很细心,巧儿实在有些过意不去,在车上没事儿的时候,便做了一双新靴子。

到了京城,栾离要去铺子里,巧儿拿出鞋子,从车窗递出去。

“送给你的,谢谢你这几日的照顾。”

栾离牵着缰绳,没有立即接过她送的东西,用受伤的眼神看着巧儿,巧儿以为他不喜欢,讷讷的收回手。

“那我再送你别的好了……”她看他的鞋子脏了,便在路过的镇子上买了布料针线,连日赶工做出来,娘亲曾告诉她,亲手做的鞋子,穿着更舒服。巧儿第一次做鞋子,也不知道他穿着合不合脚。“我第一次做,确实粗了些……”

栾离本想拨转马头离开,听到她小声嘀咕的最后一句话,又回过头,从她手里夺过鞋子,“真若存心想谢我,何不把自己送给我?”

“啊?”巧儿只顾低头自责,等她回过神来,栾离已经骑马离开了。“他刚才说什么?”

自打醉仙居出了事儿,就关门停业好几天了。

巧儿站在大门口,萧瑟的门前只剩下风在吹,早已没了往日门庭若市的风光。大门上交叉的封条,说不出的悲凉。

“大掌柜的,你可来了。”管事儿伙计见到-->>(第1/2页)(本章节未完,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。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