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2章 郑家有悍女(第1/2页)

庆云三年,天下太平。四海之内,一派祥和。

有一个小山村坐落在山水间,三面山,一面水。村里总共也就不到一百户人家,大部分靠种田为生,也有几户是猎户。平静的小山村,无风无浪的祖祖辈辈的生活在这里。老人们常说,依山傍水财源滚。可几百年过去了,村里从来没有出现过大富大贵的人家。但是,平平淡淡也是福,朴实的村里人也就这样安静的过了很多年。

直到……

“王麻子家的,你给我出来!”

清早一声吼,原本太太平平的小山村被吼声震了三震。

一个村妇睡眼惺忪地一边打着哈欠一边穿衣服,从屋里走了出来,“谁啊?大清早的,喊魂呢?”

“哼,就是喊你的魂儿呢!昨晌的小油菜吃的还可口吧?我们家地里种出来的菜叶可新鲜着呢,小心吃多了,变成神仙乐到天上去。我在这里多喊两嗓儿,替你把魂儿给拉回来!”清脆的声音似枝头的小鸟叫声,响亮尖锐,咄咄逼人。十来岁的女娃,就敢堵人家的大门口。

“哟,我说是谁呢,这么大身板儿,堵我们家门口叫春,原来是郑老三家的小崽子啊。今儿风大,说话留着神儿,小心闪了舌头。你家油菜可不可口,关我家什么事儿啊?我的魂儿哪儿不去,倒是你,提防让豹子给拖了去做媳妇!”王麻子家的是村里出了名的破落户,要论撒泼骂街,没人比她强。

只可惜,她得罪的人更不是省油的灯。

“这就不劳烦您操心了,我舌头结实的很,多大的风也抽不了筋。山上要是真有豹子,你可要看好你家的猪才是,别油菜没偷成,再丢了小命儿,人还没吃着猪肉呢,倒让狼开了荤。”被人提起往事,小丫头也不恼气,双手掐腰,一双水灵灵的大眼睛瞪得溜圆,一张樱桃小嘴‘噼里啪啦’别提多利索。

“你这话我不爱听了,猪拱地是天性,咋叫偷呢?”

“那牛踩秧子也是正理,哪天我家牛要是不小心钻你家地里踩坏了秧子,是不是也没事儿啊?哪天我们家的五目蛇蹿你家吃了你家的鸡,是不是也不算数啊?”

“你……你敢!”王麻子家的气得浑身哆嗦,指着小丫头片子说不出话来。这丫头的心辣着呢,搞不好她真能干得出来。“你要是敢放你家的畜生来我家祸害,我就拉你去见官!”

“见官?好啊,我求之不得呢。咱今天正好去公堂上去说道说道。自己管不好自己家的畜生,祸害了别人家的地,到底算个什么罪!”小丫头天不怕地不怕,真真的是个活阎王小夜叉。

“你……你想怎么样啊?”为了自己家的鸡能平安长大,王麻子家的服了软。

“简单啊,我看你家的猪膘挺厚了,该出圈了吧?今儿就找张老爹给宰了吧?我们家的小油菜虽说比你家的猪肉金贵,但也不能跟个不懂人事儿的畜生计较不是?让你占个便宜,用个猪头抵那些油菜吧,你也不用多给,给多了我跟你急,两家扯平,和和睦睦,如何啊?”小丫头晃着小脑袋,耳朵上两个小抓髻也跟着晃啊晃。

“我……”王麻子家的只想咬舌自尽,“没见过你这么明抢的!”

“耶?你家猪犯了错,难道不该惩罚一下?见了县太爷,顶多也就这么个判法儿,一命抵一命,赔我家的小油菜在天之冤魂,公平合理,童叟无欺。要不,晚上我让我家小油菜的冤魂自己来找你家的猪说理?”

极具威胁的话,让王麻子家的打了个激灵,这丫头别是憋着坏,想等晚上来家里闹腾吧?像这种泥腿子,还是少惹为妙。

“好!”咬了咬牙,王麻子家的奔向猪圈,牵着她家那头惹祸的猪去张屠户家。

到了晚上,小丫头心满意足的捏起一块油滋滋的猪头肉塞进小嘴里,“爹,娘亲,吃啊!从天上掉下来的,不吃遭雷劈!”

老夫妇你看看我,我看看你,犯起了愁——这小丫头莫不是罗刹鬼投胎?

郑老三在族里排行老三,是个老实本分人,又会打猎,又会木匠活儿,在这样的小山村里,郑老三算是个多才多艺的能人了!

-->>(第1/2页)(本章节未完,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。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