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514章 幻梦(第1/2页)

一筹莫展、束手无策...

此类的词语用来形容现在的格瑞尔和托尔再合适不过了,在来尼福尔海姆之前,他们设想了很多可能面对的状况:比如找不到耶梦加得啦、耶梦加得太强大啦、环境太过于恶劣,无法在尼福尔海姆多待...等等诸类问题。

万万没想到首先要解决的问题是冰天雪地,海在哪?

格瑞尔开始给飞船减速,同时调整喷射引擎的角度,使飞船悬浮在高空中,不能再继续飞了。这艘宇宙飞船虽然是停泊在契尔监狱的众多飞船中,排名前列的了,但从山达尔星飞回地球,已经将燃料耗费了七七八八。

又跑了趟尼达维勒、转到尼福尔海姆,燃料已经临近危险值,仅剩9%多一点,再继续飞下去,恐怕连地球都回不去了,这满地冰雪的,可没加油站,应该说整个九界都找不到加注空间跃迁引擎燃料的地方。

“托尔,不能再这么漫无目的的飞下去了,好好的想一想,有关尼福尔海姆和耶梦加得的事情。”格瑞尔愁的直挠头,这地方比约顿海姆还要过分,约顿海姆好歹不少地方都露着岩石和土层,还生活着不少的耐寒动植物。

可这里呢?

常规引擎飞了两个多小时,愣没见到除冰层外的其他东西,没有呼啸的狂风、没有漫天飞舞的鹅毛大雪,甚至连一点声音都听不到,寂静的可怕。

托尔自进入尼福尔海姆,就一直盯着外面看,却没有发现任何的异常,除了冰雪还是冰雪,传说中环绕大海一周的耶梦加得,根本就不见一点的踪影。

“也许是在冰层下面,我只对战斗感兴趣,其他的书基本没看过。”托尔猜测道,除此之外他实在是想不到其他的可能了。

格瑞尔不由得叹了一口气息,阿斯加德的图书馆被毁绝对是个巨大的损失,尤其是那些记载九界风土人情和历史事件的书,完全等同于九界的过去,以后再无人知晓九界的一个个种族和文明何时诞生、兴起、灭亡。

“那就下去看看吧,这地方这么冷,说不定耶梦加得在冬眠。”格瑞尔说着开始降低飞船的高度,他也没有什么好的办法。

说者无心、听者有意,格瑞尔随口说的话,让托尔心中一动,面露喜色,道:“说不定就是这样,我在王宫的壁画上曾见过奥丁打败肆虐九界的巨蟒,自我开始跟着阿斯加德军队征战以来,从未听说过耶梦加得的消息看,也许这片冰雪就是为了困住耶梦加得。”

“你是说奥丁打败了耶梦加得,然后把它扔到尼福尔海姆,借助这里的冰天雪地,让耶梦加得进入冬眠状态。我只有一个问题,搞这么复杂,为什么不直接杀了它?”

“我不知道,阿斯加德流传着很多的传说,最严重的就是诸神黄昏:寒风刮过天空、冰霜冻结大地、暴雨遮掩太阳,毒龙尼德霍格啃光了世界树深根、耶梦加得自海底泥床醒来,掀起巨浪淹没诸神之地

来自南方火之乡的巨人们撑着火焰的波涛,挤满了彩虹桥,朝着神域杀过来,喧嚣声震撼宇宙,苏尔特尔挥舞暮光之剑,火焰贯穿宇宙、浓烟淹没山顶、世界树倒塌、一切归于虚无。”

托尔声情并茂的吟诵着吟游诗人所做的‘歌曲?’,而后又说道:“在我知道无法成为女武神后,我又想成为一个吟游诗人,因为他们自由自在的四处游历,不用上礼仪课。”

格瑞尔摆弄着面前的仪器,头也不抬的说道:“所以...吟游诗人还告诉过你其他有关尘世巨蟒的消息吗?”

“嗯,”托尔认真的想了想,道:“在我拿起姆乔尔尼尔成为雷神后,听到过一个传说:尘世巨蟒将会来到阿斯加德,迎战他的宿敌雷神托尔,双双陨落,对了,这和诸神黄昏的传说是联系在一起的。”

格瑞尔终于抬起头来,用看傻子的眼神瞅了一眼很认真在讲故事的托尔,问道:“难道你就没怀疑过这个故事是洛基散播的?”

洛基跟托尔的关系之差众所周知,八岁时就拿着匕首捅过托尔,一千五百岁时,又用短刃捅了第二次,散播谣言什么的,已经是很仁慈的做法了,现在格瑞尔都怀疑诸神黄昏的传说,是否也是洛基散播的,造反嘛,总要搞点花里胡哨的东西:什么黄河石人一只眼啦、什么苍天已死黄天当立、什么鱼腹藏书...等等。

托尔沉默了两秒,才开口道:“...没有,我从来不信这些东西,只是喜欢听故事。”

格瑞尔也大概了解托尔一千多年的时间里都干什么了,除了打架,就是听各种故事,很像一些上学期间却白天黑夜打游戏、看小说的废宅,纵然都经历了九年教育,但却没学到一点有用的知识。

就像现在,托尔对尼福尔海姆的了解,加起来也不到一百个字,算上耶梦加得也就一百五十个字,很多诗歌都比这个要长。

在两人的闲谈中,宇宙飞船缓慢的降落着,格瑞尔双手紧抓着控制杆,但凡发现冰层有破裂的迹象,能立刻让宇宙飞船重新飞起来,还好,冰层被冻得够结实,承受二三十吨的重量,一点都不费力,甚至没有出现凹陷的迹象,让人怀疑这些雪花是不是铁打的。

舱门打开来,寒气瞬间涌上来,让托尔都不由得打了个哆嗦,双臂抱在一起,有些惊讶的说道:“真够冷的。”他可是穿着战神之铠的,加上超乎常人的体制,就是在约顿海姆都没什么感觉,没想到在这里却感觉到久违的寒冷。

“毕竟冰天雪地。”格瑞尔也抱紧了双臂,浑身起鸡皮疙瘩,寒冷渗入心脾,身上的衣服好似没有一点的作用。

托尔走出飞船,踏在尼福尔海姆的地面上,环顾四周,天地白茫茫的一片,回过头来,看了一眼蹲在地上抚摸雪花、被冻得浑身发抖的格瑞尔,问道:“你不穿上你的装甲吗?这里很冷的,别被冻僵了。”

“确实够冷的,不过还能...”格瑞尔的-->>(第1/2页)(本章节未完,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。)